2013年12月10日,義烏召開浙江省聘任制公務員招聘工作(義烏試點)新聞發佈會。首次面向全國高薪招聘6名聘任制公務員。中新社發
  ■ 對話動機
  “聘任制公務員,年薪不低於30萬。”近日,浙江義烏公示了首批聘用名單,5人均為男性,包括1名博士和3名碩士。
  “30萬稅後年薪”成為公眾質疑焦點。公眾眼中,公務員一直是“實際高收入人群”;深圳早在2007年就開始試點公務員聘任制,首聘3年期滿,無一人被解聘,“只進不出”。很多人本來期望公務員改革,由“鐵飯碗”變成“瓷飯碗”,激發體制活力,收效甚微。
  “30萬起”的年薪是否合理,應聘者需要經過哪些關卡?他們會像其他省市試點那樣抱著“鐵飯碗”嗎?義烏市會怎樣看待這5人對公務員隊伍帶來的其他效應?對此,新京報記者對話義烏市組織部副部長蔡祝賢。
  初衷

  政府緊缺專業人才
  新京報:這次招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?
  蔡祝賢:去年12月份開始。經過近5個月的資格審核、考察,現在處於公示階段,公示結束後,用人單位將與他們簽訂正式合同。
  新京報:義烏為什麼會成為試點?是主動申請的嗎?
  蔡祝賢:義烏是國際貿易改革的前沿,隨著經濟發展,也碰到一些問題,比如城市規劃落後、陸港城市的港口管理等。問題的根本還是人才緊缺。省里調研後覺得,可以在義烏搞個試點。我們自己也提了需求。
  新京報:這次招聘主要還是為瞭解決人才問題?
  蔡祝賢:這次招聘,我們從一開始定位就是高端、專業、緊缺型人才。
  新京報:有想過在現有公務員隊伍里選賢任能嗎?
  蔡祝賢:市場化的這種招聘主要是解決專業的高端人才問題,這個可能是公務員招考沒法實現的,當然現在的公考也是專業性的,但不是我們急需的高技術人才。這種人才需求還是要通過聘任的形式來實現。
  遴選

  177人競爭6個職位
  新京報:從之前的簡章看,這次招聘的門檻比較高?
  蔡祝賢:是的,要有高學歷、高職稱,最低也要是全日制本科。要在專業取得相當好的成績,有的崗位要求在國內外著名企業工作五年以上,或從事管理三年以上,比如規劃師這個職位,要在副省級城市或省會城市做過規劃設計。
  新京報:你在招聘啟動時曾對能否招到人表示過擔心?
  蔡祝賢:當時因為我們覺得要求的條件比較高,怕會嚇退不少人。義烏又是縣級市,跟北京上海不能比,擔心他們不過來。
  新京報:後來的報名日期好像中間延長過,是遇到了問題?
  蔡祝賢:當時跟省委申請報名時間延長了幾天,因為剛開始觀望的人比較多,最後幾天人才多了起來。最後共有177人報名,競爭6個職位。報名者里還有美國、新加坡的。
  新京報:這次招聘有公開筆試嗎?網上有人質疑這次招聘不夠公開。
  蔡祝賢:沒公開筆試,我們有個章程,一個職位符合條件的報名者超過10個才組織公開考試。我們審核後符合條件的只有30幾個,每個崗位不超過10人但超過2人,就進入了直接招聘環節。
  新京報:直接招聘環節有哪些選拔考核?
  蔡祝賢:對報名者做專業評估,各單位有詳細的評比細則,比如專業學歷,有過哪些成果,獲過哪些獎項,按不同的打分來量化。評估後再找領域內的專家面談,問一些比較專業的問題,打分。這幾塊結合起來考核選拔。
  新京報:有專家說,聘任制會滋生更多腐敗。有人擔心會導致權力“尋租”,你對此怎麼看,有什麼監督的方法嗎?
  蔡祝賢:我們是靠公開來實現監督,從招聘、資格審查到面談,每個環節都是公開的。此外報名者裡面大部分都是外省人,比例占到約78.75%,這些人我們都不認識,面談專家也是外請的,所以說不存在腐敗的空間。
  待遇

  30萬年薪和任務掛鉤
  新京報:外界有人質疑“30萬起”這個年薪過高,這個數字是怎麼定下來的?
  蔡祝賢:是結合浙江省人均工資收入、人才的市場價格、同檔次人才的薪酬待遇,還有義烏經濟發展需求制訂的。其實這些人有的原本工資在30萬左右,還有超過30萬的,畢竟是高級人才,薪水低了人家不會過來。
  新京報:30萬是最終薪酬嗎?
  蔡祝賢:是指導薪酬,年薪最終還要通過合同來確定,需要雙方協商,還不是最終的。
  新京報:那他們若想拿到30萬年薪的話,需要通過怎樣的工作考核?
  蔡祝賢:這30萬中基礎工資占50%,30%靠考核,還有20%是年終工資。30萬不是隨便能拿的,你要給我完成多少目標任務、項目達到什麼水平,要完成考核才能給你,不行的話,解除合同都是有可能的。
  新京報:除了這30萬,他們還有其他獎金嗎?
  蔡祝賢:會有,不止30萬,都會寫在合同里。要想拿更高薪水和獎金,就要拼命做事。
  新京報:他們的保險等福利待遇,跟委任制公務員會有什麼不同?
  蔡祝賢:跟委任制公務員肯定有區別,聘任制的要根據合同,看協商結果而定。他們是人才,福利的標準會根據這些情況來定。
  機制

  聘任制絕不是鐵飯碗
  新京報:有淘汰機制嗎?
  蔡祝賢:會有,會明確解除合同的條件。首先試用期6個月,試用期里你表現不行的話,我們就要解聘。還有季度、半年和年終考核,各單位也會有具體考核目標,年度考核不稱職,或連續2年為基本稱職,也要被辭退。
  新京報:深圳2007年起施行公務員聘任制,首聘3年期滿後,聘任制公務員無一人解聘,“只進不出”,有人擔心義烏這次聘任也會變成鐵飯碗。
  蔡祝賢:絕對不是鐵飯碗,我們有解聘的條件。你不符合就要離開,你想走人,來去自由,進出渠道都是暢通的。五年合同期到了,如果我們感到確實需要,會續簽或啟動重新招聘,按合同辦事。
  新京報:深圳一些聘任制公務員接受採訪時曾說,聘任公務員缺乏晉升渠道,義烏這次招聘考慮到他們的晉升問題了嗎?
  蔡祝賢:這個目前沒有定論,五年的合同里如果沒有明確可以晉升,就不會考慮,如果有,按合同來操作。
  新京報:你好像一直很強調合同。
  蔡祝賢:我們這次招聘一直強調要突出合同管理,在合同中明確雙方的權利和義務。合同要突出平等自願一致的原則。比如考核標準,要由被聘人員和單位協商,雙方同意才行,不會簡單說從嚴還是從寬。
  新京報:有沒有考慮過他們可能和同事的薪水差距過大,帶來一些麻煩?
  蔡祝賢:不存在這個問題,大家應該也不會去比較這些,如果單位內部找得到這樣的人才,我們也不用招聘了,這個不存在可比性。
  未來

  期待人才聚集效應
  新京報:現在到了公示階段,從你個人角度看,這次招聘的結果你滿意嗎?
  蔡祝賢:現在合同還沒簽,結果也沒最終確定,還不能斷言成功,但從前面的情況看,包括崗位的報名、考核等,我們覺得還是不錯的。
  新京報:不少人期待這種聘任制能帶來“鯰魚效應”,你會有這方面的期待嗎?
  蔡祝賢:我們其實希望通過這次招聘,能帶來一批提高核心業務水平的專業人才,他們來了可能會帶動其他人一起過來,形成人才聚集效應。
  新京報:考慮過這些外來人才在義烏的適應問題嗎?
  蔡祝賢:想到了,比如他們來了之後家庭、小孩上學等問題。我們會在政策允許範圍內儘量幫助解決。至於更多的配套措施,還要在合同里來討論。
  新京報:這次招聘你覺得最大的經驗是什麼?給義烏以後聘任公務員帶來什麼啟示?
  蔡祝賢:我覺得經驗就是招聘一定要符合實際,能讓人才感受到義烏有做事業的平臺和氛圍。這個我們前期做了不少努力,有很多調研,比如確定崗位薪酬、章程等。
  新京報:這些經驗會不會對浙江省的全面推廣有借鑒意義?
  蔡祝賢:招聘人才要符合各地實際。我們是縣級市,算是小縣城,可能沒辦法對大城市提供經驗。謹慎地說,可能能為與義烏類似的地方提供些經驗。
  新京報記者 胡涵 實習生 羅婷 浙江義烏報道
創作者介紹

周汶錡

bn05bnkjg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