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毒舌”的幸福生活
  一個內心強大的女人,可以跳出霸氣十足的舞蹈,可以一個人,撐起一個舞臺。對於她來說,舞蹈是她的靈魂,是她用足尖和身體書寫的史詩,是一次次逆風行歌,一次次與命運的搏鬥。
  記者|何映宇
  鐵嘴鋼牙,典型的“毒舌”。
  這兩年,以現代舞成名的金星,轉戰評委席,以三寸不爛之舌舌戰群星,上演一幕幕金星撞火星的火爆場面,在電視熒屏上激起多少腥風血雨、引來多少圍觀看客?
  《舞林大會》上,鞏新亮一曲跳罷,金星一齣口就讓鞏新亮有點下不來台:“看完你的舞,我才知道女人的性感和露多少肉一點都沒關係。……你一跳舞就像傻女人。”
  鞏新亮弱弱地回覆:“其實我還蠻喜歡自己是傻女人的時候。”
  兩人你來我往幾個回合下來,鞏新亮完敗。對於這段經典熒屏秀,金星本人也顯得頗為得意:“真正的性感不卑不亢,也不張揚賣弄,而是尊重一種自然存在,去釋放它正常的光亮。”
  這似乎也是金星本人的性感總結。
  現代舞:金姐從來不糾結
  個性十足的金星,註定了要在這個世界上特立獨行。在記者面前的金星,你會很明顯地感受到她身上的那種氣場:無所畏懼,說話乾脆利落。
  她的口吻是不容置疑的:“金姐從來不糾結。”
  2013年,金星出版了她的新書《擲地有聲——金星的人生真能量》,這本書的封面上,印的比書名還大的,是這樣一句話:“我不想改變世界,也不想被世界改變。”
  “書封面上的那句話正是我特別想說的。”金星說,“我們每個人都有這種想法。但我們不經意會被周圍生活的環境把棱角給磨沒了,改變自己原本的堅持,但我們還要堅持,永遠不要忘了你心裡最底層屬於你自己的東西,那是最珍貴的。”
  對於金星來說,毫無疑問,她一直堅持的,就是她對現代舞的熱愛。她也有過入不敷出的時候,曾經變賣了自己的房子去做自己的事業,只是她無怨無悔:“舞蹈和舞蹈團是我精神上的一塊自留地,這個自留地給我很多養分,而我為它,哪怕是傾囊而出也不過分。”
  付出的回報是豐厚的,這15年來,她的現代舞《海上探戈》、《海上風》和《卡爾米娜·布拉娜》等作品,在國內國際都引起相當大的反響,2012年,金星獲法蘭西共和國藝術與文學騎士勛章。
  她對自己的選擇有充分的自信:“自從19歲那年被國家派到美國去學現代舞起,我就建立了一個生活態度:不被動地活。從19歲到現在做的每一件事,無論錯誤正確,成功與否,我都買單了,金星就是金星。”
  她很執拗,她對美更有一種執拗的追求。她留了一頭濃密的披肩黑髮,身材保持得很好,完全看不出已經46歲了。對於美麗,金姐一直有話要說:“我再重覆那句話,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是醜的,只有懶女人,你自己不勤快的話,不管理自己的話,就對不起我們的生活,更對不起周圍欣賞你的人。”
  因為這種執拗,她選擇了變性。她從男性變性為女性的想法特別簡單:她想要自己的身體更柔軟,更有可塑性。
  因為變性,她遭遇過許多非議。就在最近,2011年,她曾因此被浙江衛視封殺——無緣《非同凡響》總決賽評委。當時,她也曾反應激烈,在微博發文聲討。但時過境遷,現在的金星,內心更為強大:“什麼流言蜚語我沒聽過?以前我還跟自己說要忍,但是現在哈哈一笑就過去了。那些難聽的話無非還是十幾年的那一套,還揪著變性的事不放,我走遠了,但那些偏見還在那兒留著,他們在吵,吵個不停,特別滑稽!”
  一個內心強大的女人,可以跳出霸氣十足的舞蹈,可以一個人,撐起一個舞臺。對於她來說,舞蹈是她的靈魂,是她用足尖和身體書寫的史詩,是一次次逆風行歌,一次次與命運的搏鬥。
  麻辣評委,溫柔母親
  可是金星的名頭雖然很大,願意買票去劇場看現代舞的人,在中國,還是少數中的少數,只有她自己知道,現代舞在中國的基礎有多薄弱:“在我們國家,走進劇院看演出的人數比例少得可憐。你看以色列,以色列全國人口700萬,但他們每年有400萬人走進劇場看表演,這就很說明問題。”
  15年來,為了現代舞,甘苦自知。可是,和在劇場看過金姐曼妙身姿的少數幸運觀眾相比,金姐的另一種身份恐怕就更為普羅大眾所喜聞樂見:麻辣評委。
  她解釋近年為什麼要去擔任評委:“之所以擔當《舞林大會》等節目的評委,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個節目和老百姓掛鉤,藝術最終要走向社會。而金星是通的,能上能下,能陽春白雪,也能下里巴人。”
  端坐於評委席上,金星一張口就像機關炮,讓人難以招架。當事人面對金星的伶牙俐齒,冷汗直冒,而電視機前的旁觀者,則看得拍案叫絕痛快淋漓,熒屏上的戲劇效果因而得以呈現。
  2011年8月,《舞林大會》第六期上,沒有什麼舞蹈細胞的阿寶一邊高唱《山丹丹花開紅艷艷》一邊跳舞,一曲跳罷,他的努力沒有得到什麼好評,卻慘遭金星犀利點評:“你唱歌唱得好好的,跳什麼舞啊?你這舞蹈‘四不像’,秧歌不像秧歌,恰恰不像恰恰……”
  但是金星本人否認自己是毒舌:“我說過了,我真不是毒舌,我是藥舌。”
  刀子嘴豆腐心,真正的金星恐怕需要這樣來定義。當鞏新亮第二次登上《舞林大會》的舞臺,要說短短幾天鞏新亮的舞技已脫胎換骨純屬瞎扯,可是金星卻溫柔點評:“比上一次進步很多。”
  她內心的溫柔更體現在她對自己孩子的愛之上。
  現在,她是三個孩子的母親——家有三寶:老大叫嘟嘟,老二叫妮妮,是女兒,老三的小名比較乾脆,就叫小三。
  她無法生育,三個孩子都是她領養的,但是她很得意,覺得自己很有做母親的天分。不但換尿布無師自通,還懂得根據孩子的性格因材施教:嘟嘟懂事自信,就稍加點撥;老二有點貪心還有點小自私,她就嚴加管教;小兒子古靈精怪,她覺得以後是做生意的好材料,就努力往這方面去培養他。
  “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富有的女人。我有愛的對象,有釋放我的愛的對象,這些對象也以愛反饋我。”她說。你能從金星臉上看到滿滿的幸福,一個不同於“毒舌”的溫柔女人的幸福。
 
(編輯:SN054)
創作者介紹

周汶錡

bn05bnkjg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